文革时大批人为了仕途或狭隘的信仰不惜夫妻反

文革时大批人为了仕途或狭隘的信仰不惜夫妻反目亲友决裂;几十年后这种情形依然屡见不鲜。民主即意味着对不同意识形态的尊重、包容和探讨,而某些人仅仅因为观点不同就能极尽刻薄侮辱和攻击昔日的朋友,逼其站队或划清界限,这些人看似信仰坚定实则自私冷酷,正是打着民主旗号却极度渴望专政的那种人。 
早上,与西方很多底层人民一样,买了份麦当劳。早餐和“国际”接轨了。店员不知为什么,两次输错,想加我没有点的不健康食品。将来,麦当劳那样的早餐店开遍全中国时,中国人的疾病谱也会和国际接轨。医疗支出会和西方一样大幅上涨,相关产业会成为国民经济主要支柱之一。这样的产业能给国产多少份额? 
是不是人都会这样. 从单纯变成悸动, 从悸动变成失落, 从失落变成势利, 从势利变成侥幸, 从侥幸变成怀念, 从怀念变成劳碌, 从劳碌变成成熟, 从成熟走向年迈. 也随着经历而积压越来越多不能和人吐露的心事, 最后要在安静的角落独自沉醉. 却在人前越发显得雷打不到, 异常坚定呢. 
朱恒鹏教授讲过一个逻辑,莆田系医院是医疗过度管制的结果。因为严格的管制,能拿到批文的,一定是有人脉资源或会钻空子的,大概率是没能力的。所以长庚在大陆建医院很困难。上海的幼儿早教日托也是这样,严格管制的结果并不会导致服务质量的提高,只会让和政府有关系的人可以办学,他们往往是最差的。 
机场排队,一大美女见我就一件行李,问,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托运一件行李?我说,绝对不可以。——千万小心,飞行不能帮陌生人带东西帮托运,大美女也不行,多少人死在这上面了,万一有毒品,说都说不清楚。——美女傻傻地问,为什么呀大哥。我冷冷地说,你目的地是上海,我目的地是北京,不是一个航班。